我要投稿

随笔:带着父亲的不舍

2017-10-14 推荐阅读

  我的父亲今年54 岁了,个头不高,皮肤微黑,瘦瘦的。他不说话,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。但是我在父亲眼中,永远是他的贴心小棉袄。

  毕业之后,我选择了到西部工作。父亲几经考虑后还是决定支持我,说:“女孩子在远方工作本来就不容易,我和你妈不在身边,你要照顾好自己,时常给家里打电话。孩子大了,有了自己的想法,去建设祖国边疆,我们为你骄傲。”

  带着父亲的不舍,我坐上了离家的火车。初到新疆的不适,让我很想家,每次工作上遇到不顺利,我都给父亲打电话。他总说:“闺女,不要紧,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爸爸相信你,遇到事情多请教同事。心烦了给我们打电话说说,别憋在心里。”

  就这样,在父亲的安慰声中,我重拾信心,投入工作。在边疆一干就是5年。在这5年中,我成长了,遇到了许多人,经历了许多事,也更理解父亲了。他的爱深埋在心底,关爱的细处,犹如空气一样,把我紧紧包围,让人无所察觉,却又必不可少。

  父爱如山,他用自己沉甸甸的爱为我铺就了生活的道路。我将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回报他的养育之恩。(彭小鑫)

上一篇:随笔:手表伴我度青春 下一篇:随笔:“老伴,我要和你一起看更多风景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