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

水巷抒情散文

2019-06-02 散文精选

  篇一:婉若江南水巷

  撑着油纸伞,寻觅当时的巷。我难以忘怀,一起走过的芬芳。

  又值细雨霏霏的时节,你轻轻地从微草旁飘过,无声无息,零零落落的,只留些许清香。无疑,我的视线被你所左右。本不曾注意,却于不经意间流落在那眼神的交汇处。宛然一笑,心不由得微微一颤。但羞涩的你终被这种突如其来拨乱心弦,不知所措。惶恐之间,你看似掩盖得天衣无缝,却欲盖弥彰。片刻后匆匆离去,轻盈的脚步把沉寂的水拨动,恰似演绎华美的篇章。

  雨,淅淅沥沥地下着。不似北方的雨倾盆而下,更没有那种电闪雷鸣般的轰动。似乎故意躲避着,以便不让我发觉它的存在。我本欲打破这平静的雨滴,再寻找你的印迹。可惜,这蒙蒙烟雨,洗刷了你留下的痕迹。我该到哪去追寻,那烟雨般朦胧的美?

  溪水交织出那种哀怨,哀怨又彷徨。我侧耳倾听,有没有你的声音。我呆呆地立在那里,心底发出对你的呼唤。是你,为这朦胧增添了一份凄美的想像;是你,让此次江南之行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;亦是你,给这本已躁动的季节增添了更多的浮躁。

  终于,没有了你的颜色,没有了你的芬芳。全都消融在这江南的雨中。撑着那把古老的油纸伞,仰面敏思,难道你就是丁香一样的姑娘?

  静静地停下了,又一次戛然而止;风,掠过那平静的河面,颤抖着,轻拂着。于是,我不再寻觅,转而向身后望去……

  篇二:水巷

  天青山碧,清风徐来,河水穿过古巷静静地流淌。每天,我坐在窗前,呓语般地吟诵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象等候又象找寻那水方的伊人,象青莲一般从水之上缓缓飘来,飘游在水巷,又象竹一样在回廊桥上绰约。

  那一天,我依然在窗前吟诵,而你合着我吟诵的节拍,绰约在回廊桥上,淡竹色的裙裾在微风中轻扬,如同微风中的绿竹婀娜而摇曳,一弯粗粗的发辫宛若泼墨的粗线条直抒在你的胸前,象穿巷的河流从云端的青峰泻来,你的呼吸吹拂着你的刘海直白你桃红的靥颜,感觉你的微笑,因为刘海的轻波恰似你笑起的微漾,却看不清你的秋波,我想亦如流水一样的轻盼流水一样的灵韵,不然那绣花鞋的落地会象风中的竹叶轻巧盈盈吗?你简直就是这古巷的小桥流水,静是你竹般的灵性,动亦是你竹般的灵性。你是回廊桥上的竹,桥下的流水是你的步韵,飘移如青莲。

  那一天,我不知是读诗还是读你。也许是醉在诗中,醉里读诗如读你,千百次的轮回,每一个轮回都读你,你绰约在桥上,桥下是流水,桥上的你无邪,桥下的水是诗的流韵;也许是醉于桥上的你,醉里读你如读诗,这桥啊即是渡,从此岸到彼岸渡过了轮回,桥上的你是竹,桥下飘流着青莲的无邪。

  窗前是我,水巷是书,我正吟诵着桥上的你桥下的诗,寻思着你的来处诗的出处。你从诗而来还是诗从你而出?云深处定有竹林的墟里,林中的清溪汩汩流淌着你的神魂诗的精魄,如竹如诗的你飘游在水巷融入我的书里。

  桥上的你啊,可曾见到窗前的我可曾听到吟诵的诗?你定然觉到了我的吟读,我的呼吸就是那微风扬你的裙裾,扬起的裙裾宛然青莲的绽放,你的盈步应和着诗吟的韵律,韵律仿佛河水的流淌,在你的心间在我的心间。

  你走在桥上,我坐在窗前。我的吟诗声,你的步盈声,如书一般的水巷,天青山碧,小桥流水。

上一篇:怀珠散文 下一篇:下司古镇,苗疆腹地邂逅的江南水乡散文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