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

陌生的远方藏着熟悉的爱的散文

2019-08-26 散文精选

  我第一次吃永济饺子的时候已经上大二了,因为吃了饺子,第一次对永济有了鲜活的印象——咸鲜的味道,热乎的汤水,在北方的寒冬不止暖胃还暖心。真好啊,以前怎么一直不知道永济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。

  妈妈远嫁他乡,父母兄弟都在永济。我知道那边有一大群亲戚,可是妈妈总说太远,去一趟太麻烦,所以印象中我从来没有跟着妈妈“省亲”的经历,只是姥姥来过一两次。现在想来,“远”只是一个借口,主要还是家里太穷了。见不着面就写信,姥姥是永济中学的老师,每次都能写两三页,字迹隽秀,文辞畅达,每封信我都要看好多遍,过瘾!那时候一看见写着“永济中学”的信封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就跟后来一看见“永济饺子”,就想进去吃一顿一样。我也给姥姥回信,但是生性贪玩,总是姥姥写来两三封,我才回一封。姥姥的信一直伴着我上学工作,辗转各地,信封上不断变化的是我的地址,不变的永远是下面那一行字“永济中学”!到她老人家过世的时候,姥姥的信整整攒了一小箱,那是我成长过程中重要的珍宝!那时候的永济,就是姥姥情意绵绵的叮咛和语重心长的教诲。

  结婚后,老公对我的这个“见字如面”的人生导师已经崇拜了好多年,现在终于有资格前去拜会她老人家,于是,我俩去了趟永济。那是我第一次到永济,见到了若干个从未谋面的姨姨舅舅,大家聚在一起聊我妈小时候的事情,一切往事在我这里新鲜如昨。那几天吃了好几次永济饺子,印象最深的就是每个人都吃得酣畅淋漓。忽然觉得家乡的食物和我们都沾亲带故的,口腹之欲的背后隐隐传来家乡的召唤。从永济离开的时候姥姥问清楚老公的名字,郑重地写下来。从那以后的来信中,抬头的称呼就总是我们俩个人的名字。第一次到永济,我终于分清了妈妈一家的庞大支系。此后的联系越来越多,特别是平辈的兄弟姐妹,大多年龄相仿,经历相似,聊得来的话题很多。那时候的永济,就是亲人血脉相连的情谊和一见如故的热络。

  我第二次去永济就是昨天,赶赴大舅的葬礼。坐在飞驰的火车上的时候,心里生出许多愧悔来,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忙什么呢,现在交通这么便利,老人在世的时候怎么没有多陪着妈妈走几趟?时间都去哪儿了?葬礼很隆重,庞大的家族各支几乎都派了人来参加,浩浩荡荡的送别队伍占满了一条街。这一次我看见更多的亲人,哀乐奏响,悲伤弥漫,我抬头看着这些陌生的亲人,大多都是国字脸,眉宇间的神色惊人地相似。大家从未见过,可是此刻却心意相通。我们按照辈分站好,一个一个的仪式走下去,一次一次的悲伤涌上来。忽然间我觉得这样的告别真的很温暖,在你最脆弱的时候,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相依相伴,悲伤与共,夫复何求?这时候的永济,就是至亲骨肉的深情和相依相伴的温暖。

  远方有我的家,家里有我的亲人,亲人的是我生命中最熟悉的温暖。

上一篇:青春那道说不出的伤散文 下一篇:墨念秦城爱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