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

团场的榆树

2017-10-14 读者文摘

  榆树,耐老耐旱,树龄绵长,是我们团场沙漠边缘树木的长者。它树形大、枝叶繁茂,是防风御沙的优良树种。

  榆树是团场植树造林的主栽树种,防护林也是以榆树为主。一条防护林的配置是:高大的乔木栽在中行,如钻天杨、青杨等。中矮的乔木栽在外行,如榆树、白腊树等。再外是栽灌木,如沙枣树、紫穗槐等。成了林的林带,横截面是山字形状,中间的树高,两边的树低,树冠高矮相接,可以起到多层次防御风沙的作用。团场里那些靠近沙漠边缘、隔开沙漠与农田的林带,几乎全栽的是榆树,俨然一道严实的榆树筑成的林带,忠实地守望着团场的片片绿洲。

  团场种植的薪炭林也称为材林,树种比较单一。而风景林,为了观赏,追求好看,榆树的枝条多是倒着生长。也有圆冠榆、馒头榆,圆圆的树冠像一个个大气球,在团场里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  修建条田和道路的时间,决定了成林生长的状态。新植的树木鲜亮,壮年林带的树木茂盛,都是蓬蓬勃勃的样子。而老林带就有些参差不齐了,那些不经老的速生树已被伐去,惟有耐老的榆树和白腊树健在。但白腊树没有榆树高大,远远望去,林带里仿佛全是榆树,因而榆树就显得特别多。团场人走在路上,坐在连队的房前屋后,以至于打开门窗,到处都能看到它的身影。

  榆树的子实是榆钱,榆钱像古代用皮线穿起来的铜钱,一串一串地长在树上。鲜嫩的榆钱可以做成一道美味的食物,团场的孩子们攀爬到榆树枝头,一把一把地将它捋下来,捡洗干净,拌上玉米面上锅蒸熟,调以油盐蒜汁,或用姜、蒜、葱加食用油炒熟,就是一道令城里人羡煞的佳肴了。还记得童年时,在农村,因家中缺粮我们时常以榆钱充饥。当然,那时吃的比较清淡,基本不放油,只是为了能填饱肚子。

  从树木的角度来看团场的榆树,它是一本书,是一本很厚很老的书。它的种子榆钱成熟之后,随风飘荡,落到渠边,落到路旁,落到池塘边上,在温度适宜的时候,只需薄薄一层土,些许水分,便可生根发芽。快时一周,迟则10 天,一个幼小的绿色生命便来到世上。榆芽怀有大志向,一出土便昂首向天空,展开志夺青云的奋斗。

  团场的榆树,每年四月间泛青,九月叶黄,旺盛的生长期仅有半年时间,其余的日子都是在霜雪严寒中度过。如此的环境,短短的生长期,它从又细又嫩的幼芽,长到十多丈高的大树,这需要多少年月积累而成。然而,它却不怕路远天长,跟随着春夏秋冬的脚步,既是慢慢悠悠,也是紧紧张张地朝前行走。(赵天益)

上一篇:随笔:始于热情,久于长情 下一篇:随笔:灵感总在零点以后